發表文章

父母在世之時,授權或委任子女代辦帳戶提、存款事宜,死亡之後,子女可否再以父母名義製作提款文書領取款項?有無觸法之疑慮?

這個問題是本所在處理遺產案件時,當事人常會提出的疑問,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753號判決針對這個問題有清楚的說明。
簡單來說,最高法院認為偽造文書罪著重在保護公共信用之法益,如果(遭偽造)文書的名義人已經死亡,社會一般人仍有可能會誤認該文書為真正文書,因此仍構成偽造文書罪、(如果有行使的話)行使偽造文書罪。
如果有參考判決理由節錄的需要,請自行點擊後方連結前往參考→行為人在他人生前獲得授權代為處理事務,該他人死亡後,不得再以該他人名義製作文書並行使之,否則可能會構成偽造文書、行使偽造文書罪

誘導訊(詢)問合法性之相關判決、實務

訊(詢)問者以其所希望之回答,包含在訊(詢)問證人之內容中,而對證人為誘導訊(詢)問,是否屬於以不正之方法為訊(詢)問,參酌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八條、第一百五十    六條第一項,並未將誘導訊(詢)問列為例示之不正方法,及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三項第三款有關行主詰問時,關於證人記憶不清之事項,為喚起其記憶所必要者,得為誘導詰問之規定,應視其誘導訊(詢)問之動機、內容而定。如誘導訊(詢)問之內容,有使證人故為或誤為異其記憶之陳述疑慮,為確保訴訟程序之正當性及供述證據之任意性、憑信性,雖不應容許;但倘誘導訊(詢)問之內容,意在喚起證人之記憶或適度提示,俾得為正確及完足之陳述,仍屬適法(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980號判決參照)。




【站內搜索律師推薦關鍵字】誘導、刑事訴訟法第98條、刑事訴訟法第156條

若是對本票之發票行為授予代理權,應以文字為之

按為委任事務之處理,須為法律行為,而該法律行為,依法應以文字為之者,其處理權之授與,亦應以文字為之。其授與代理權者,代理權之授與亦同。民法第五百三十一條定有明文。又本票為文義證券,應記載其為本票之文字、一定之金額、無條件擔任支付、發票年、月、日,由發票人簽名,票據法第一百二十條第一項亦有明定。欠缺上開應記載事項之一者,依同法第十一條第一項前段,其票據無效。則本票之發票行為,屬依法應以文字為之之法律行為,苟有對本票之發票行為授與代理權者,依上說明,其代理權之授與,即應以文字為之。否則,其授與即不依法定方式為之,依民法第七十三條前段規定,自屬無效(最高法院民事判決一○四年度台上字第一三四八號參照)。





【站內搜索推薦關鍵字】民法第73條

利用權勢、機會對於未滿14歲之人為性交行為之處罰

按刑法第228條第1項之利用權勢性交罪,係因加害之行為人與被害人間具有親屬、監護、教養、教育、訓練、救濟、醫療、公務、業務或其他類似之關係,而利用此權勢或機會,進行性交,被害人雖同意該行為,無非礙於上揭某程度之服從關係而屈從,性自主意思決定仍受一定程度之壓抑,故獨立列為另一性侵害犯罪類型,如係利用權勢、機會對於未滿14歲之人為之,則依吸收理論,應論以同法第227條第1項之對於未滿14歲之女子為性交罪(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447號判決參照)。

ps.學者對此判決有批判,宜注意。

搶奪罪與強盜罪區別之參考判決(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203號判決)

搶奪與強盜雖同具不法得財之意思,然搶奪僅係乘人不備公然掠取,若施用強暴、脅迫或他法使被害人身體上或精神上處於不能抗拒之狀態,而取其財物或令其交付者,則為強盜;而強盜罪之所謂「不能抗拒」,係指行為人所為之強暴、脅迫等不法行為,就當時之具體事實,予以客觀之判斷,足使被害人身體上或精神上達於不能或顯難抗拒之程度而言。另按是否「不能抗拒」,除應考量行為人所實施之不法手段是否足以抑制通常人之抗拒,使之喪失自由意思外,並應就被害人之年齡、性別、性格、體能及當時所處環境等因素,加以客觀之考察,以為判別標準(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203號判決參照)。

違章建築之所有權,歸屬何人?

整理人:建律法律事務所黃建霖律師(0919 635 333)
【引言】 先前本所律師有一篇「違章建築,是否屬於民法上的「物」、可否成為民法上物權的客體?」文章,內容討論到違章建築如果具有「構造上的獨立性」、「經濟上(使用上)的獨立性」,可以認為是定著物,而屬民法物權的客體。但是,違章建築無法辦理第1次所有權登記(另請參「違章建築的定義?為何違章建築無法辦理所有權登記?」文章),那麼違章建築的所有權應由何人取得呢?
【學說及實務】學者有認為違章建築無法辦理所有權登記,則此種建築物得否為物權的客體,並非無疑。但是為了貫徹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,通說及實務認為違章建築已符合定著物的要件,是獨立於土地外的不動產,由原始出資建築人取得所有權。原始出資建築人,因為建築之事實行為而取得建築物的所有權。另可參最高法院41年台上字第1039號判例,判例要旨記載「自己建築之房屋,與依法律行為而取得者有別,縱使不經登記,亦不在民法第七百五十八條所謂非經登記不生效力之列。」、判例理由記載「按民法第七百五十八條所謂非經登記不生效力之物權,係指依法律行為,而取得設定喪失及變更者而言。自己建築之房屋,與依法律行為而取得者有別,縱未登記亦難謂其不生取得所有權之效力。」





【站內推薦搜索關鍵字】違章建築、原始建築人、原始起造人、民法第758條

違章建築,是否屬於民法上的「物」、可否成為民法上物權的客體?

整理人:建律法律事務所黃建霖律師(0919-635-333) 
一、民法上的物、物權的客體:物權,是直接支配特定物的權利;而物權的客體,即為物。學者有認為,所謂物權者,乃是指特定之物歸屬於特定權利主體之法律利益。並進一步闡釋,特定物既已歸屬於一定之權利主體,該權利主體對該特定物,在法律上自有一定之支配領域。於此支配領域內得直接支配該特定物,為自由之使用、收益或處分,任何人非經權利主體之同意,不得侵入或干涉。民法對於「物」,並無定義性的規定,學者一般認為「物」須具備「獨立性」及「可支配性」。物,依照民法關於物的規定,第66條第1項、第2項規定「稱不動產者,謂土地及其定著物。不動產之出產物,尚未分離者,為該不動產之部分。」、第67條規定「稱動產者,為前條所稱不動產以外之物。」,簡言之,民法上的物,區分為「不動產」與「動產」;不動產又區分為土地及定著物。 二、違章建築是否屬於物的類型中,不動產體系下的定著物? (一)定著物:依照學者的見解,定著物,是指固定、附著於土地上之物,且不易移動其所在者。另依最高法院63年度第6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(一),決議內容記載「民法第六十六條第一項所謂定著物,係指非土地之構成部分,繼續附著於土地,而達一定經濟上目的,不易移動其所在之物而言。凡屋頂尚未完全完工之房屋,其已足避風雨,可達經濟上使用之目的者,即屬土地之定著物...」。學者有認為上開決議,提供了定著物認定的兩個判斷標準,即為「構造上的獨立性」、「經濟上(使用上)的獨立性」。 (二)違章建築是否為定著物? 依照上開決議,違章建築如果具備「構造上的獨立性」、「經濟上(使用上)的獨立性」,即屬定著物,而得為物權的客體。




【站內搜索推薦關鍵字】違章建築、定著物、物、物權